彩九彩票-彩九彩票网-彩九彩票网手机版

这时候要是再不跑估计就跑不了了之前可是看到

 马超点点头,心说上中下三策,看来谋士都爱说这个,自己看看到底是什么上中下三策。
 
    “这下策,便是主公留下两万士卒在此,看住近一万三千人的鬼卒。让俘虏每五十人为一队,然后每日只给他们一些干粮,不让他们饿死即可。如此一来,他们想跑也很难了。至于敢跑者,发现便就地斩杀,而且连同这个整队人全部杀死。如此一来,只需两三次,诩认为便无人再敢逃走或者搞小动作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这不是秦朝的连坐法吗,贾诩都用上这个了啊。估计这么一来,真没人敢跑了,而且每日就给一点儿干粮,也能给自己省下不少粮草啊。
 
    “这不知第二策,中策为何?”
 
    “这中策嘛,主公还请书信一封,差人送到南郑,就说要用这近一万三千的鬼卒来换他张鲁张公祺的南郑,并且大肆宣传要用鬼卒换南郑之事,看他张鲁到时如何决断!而张鲁对此必然不会同意,到时主公还要把张鲁的作为告知那些俘虏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说道:“先生以为,俘虏真会相信我们所言?”
 
    贾诩则一笑,说道:“主公,此事并不在俘虏会否相信我们,或者说相信多少,此事只是随手为之而已。其实我们之意乃是针对张鲁一方,在我们大肆宣传之下,沔阳城,乃至于南郑,甚至褒中,乃至于更远的城固,也许都会知道此事,试问如此一来,他张鲁张公祺,这个汉中太守,五斗米教的天师,百姓和五斗米教教众会如何看他,此乃攻心矣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不错,“先生这中策还有后招吧!”
 
    “就知道瞒不住主公,他张鲁张公祺失去的民心,主公正好可以获得!只要从俘虏中选出十几个真正投靠于我们的,把他们都放走,等他们回到南郑后,暗中宣传一下主公之仁,对待俘虏之好。而主公此时再对汉中百姓承诺,俘虏的鬼卒,战后一定让他们平安回去,想来相比之下,如此会有些效果的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心说这中策下策其实好像也可以结合在一起,不过如此的话,其中一些东西就要有变化了,所以还是分开吧。
 
    一见下中两策,马超继续问道:“不知先生这上策是?”
 
    “主公,说到这上策,诩敢说,如果真能成功,那么主公破南郑之日不远矣!”
 
    马超一看,贾诩此时正在那儿神秘地笑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八七章 贾马演戏赚鬼卒
 
    ps:
 
    感谢老鼠大怪兽的打赏!
 
    马超他一听,是眼前大亮啊,有这好计?不过看贾诩那意思,是得计成了才行,这不废话吗,计不成当然就没用了,还用他说。请记住本站的网址:。
 
    “文和先生,不知这计将安出啊?”马超也想早点儿知道是什么好主意。
 
    “主公,此计恐怕要多耽搁些时日,所以一时半刻却还不可离开阳平关啊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心说要是真能早日拿下南郑的话,就算在阳平关多耽搁几日也没关系。你贾诩还能不知道这个,还来说这话?
 
    “此事倒也无妨,还望先生明言!”
 
    贾诩微微点头,于是便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此次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听完贾诩所言,他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好,就依先生所言!先生,这上策可以和中策一起施为吧?”
 
    贾诩一笑,“主公觉得怎么做合适,那么便如何去做吧,诩只为主公出谋,至于到底如何施为,一切还得由主公来决断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你这个老狐狸,光说想法,却不说太多,什么都是自己决断。分明这个上中下三策确实可以随便去实施一个,但是也可以随便去实施两个,当然还可以都一起做了,而你这老狐狸不说,说全都由自己来决定,那自己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了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先生,超决定上策和中策一起施为!”
 
    不过马超也知道,上策和中策要是一起施为的话,那么中策很多的东西就要改变一下。至于下策是不会用的。一是因为他大军还在阳平关,所以自然不怕俘虏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来。而就是马超觉得不能太薄待俘虏,应该厚待他们,要不还怎么让他们给自己宣传自己的仁德呢。
 
    贾诩一笑,没再多说。就像他所说的。他只负责出主意,但是一切决定权,都在自己的主公手里,他不会去做什么决定,最多也只不过就是建议罢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之后又过了近五日,而这一日,突然有几个汉中鬼卒的俘虏在“不经意”间听到了南郑来的使者与凉州牧马超马孟起的对话。要说汉中鬼卒这些俘虏其实并没有被限制多大的自由,只是却被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,就相当于被软禁起来了。不过他们倒是还老实听话,所以活动范围大点儿。凉州军士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 
    不过今日都到马超这儿来了,这个反正他们却没多想,但是这都是马超有意为之啊,要不怎么实施贾诩的计策呢。
 
    而他们此时是“正巧”听到了凉州牧马超在说话,“不知张公祺派先生来此到底是何用意。你们还想不想把俘虏给换回去了?”
 
    几个鬼卒一听。换俘虏?难道说,这是师君派来使者要把自己等人给换回的?如此的话,那就太好了,南郑啊,多想回去啊。
 
    几人继续听着,果然就听南郑来的使者言道:“州牧所讲,用俘虏的鬼卒来换汉中的五万石粮草,师君却是没有同意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便说道:“张公祺不会如此小气吧,五万石也许对有些地方来说确实不算少。但是对你们汉中来说,确实也不能算很多,他居然如此都没有同意?你们难道还不清楚,如今近一万三千的俘虏,才换你们五万石的粮草,平均下来,每个人才换了不到四石,如此交换他张鲁张公祺都不同意,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想法啊!”
 
    就听使者则说道:“州牧所说一点儿都不错,师君却也是如此想法。但是州牧却有所不知,其实此事并不在粮草多少的问题。实话说了吧,在下在临行前,师君曾特意嘱咐在下,到这儿和州牧道出实情来,也好让州牧知晓此事。要说此事确实并不在于粮草的多少,而是师君的脸面问题。
 
    如果师君应允了此事,那么天下人该如何看待师君,想必他们一定会说,师君是怕了州牧了,所以才如此。而且所谓人言可畏啊,所以师君并没有答应州牧所提。而且师君托在下转告州牧两句话,如果州郡愿意无偿把俘虏送还,那么他是万分欢迎的。不过州牧要是以此来作要挟,用俘虏来提条件的话,那么,呵呵,州牧却是不必再打这如意算盘了!”
 
    就听马超此时大声道:“好,张公祺他说得好,做得好啊!他为了自己的脸面,如今可以不要这一万三千的鬼卒,置他们于不顾,而且看那意思,俘虏就是随本州牧处置了,不知本州牧所说然否?”
 
    使者随即说道:“然也!不过州牧真敢杀俘否?”
 
    马超大笑,“哈哈哈,本州牧岂是张公祺那无情之辈,看来他是算到本州牧不会如此,所以才派你来如此说辞的吧?”
 
    使者笑了笑,没再多说。
 
    马超大喝,“所谓‘话不投机半句多’,来人,送客!”
 
    使者冷哼了一声,“哼!不必,告辞!”
 
    外面偷听的几个鬼卒一听,赶紧是脚底下抹油―溜了。是啊,这时候要是再不跑,估计就跑不了了。之前可是看到一个守卫去茅厕了,到这时候该回来了吧。而另外几个也应该是有事儿没在,不过要是这南郑的使者一出来,或者守卫一回来,自己几人不就可能会露馅了吗。所以得赶紧跑,顺便把此处所发生的事儿告知他人才行。
 
    没想到师君居然放弃了我们,而自己等人此时却已经成了任人宰割的弃子了!枉自己等人为师君如此卖命啊,如今居然却比不上师君他自己的脸面,不如几万石的粮草啊。真是可悲!
 
    几个鬼卒第一次觉得,自己几人加入了五斗米教也许那就是个错误,而有这样儿的师君,置近一万三千人于不顾,这样儿的人他能得证大道吗。
 
    几个鬼卒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屋中的马超。而再看那个“南郑的使者”,什么南郑的使者啊,原来此人却是贾诩贾文和假扮的。
 
    而马超此时笑道:“先生之计果然高明,想必此时他们已经急着去和他人宣讲今日之事了吧!”
 
    贾诩笑着摇了摇头,“主公过誉了,诩这不过就是骗骗这些普通的士卒罢了,对于别人,估计就要难以施为了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心说兵不厌诈,这也算你贾诩的本事。“不知此时南郑那边儿的事情如何了?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